简体中文繁体中文
您的位置:首页 > 外事史料 > 相关资料 >
透视达赖集团分裂言行、揭露达赖集团反动本质系列评论二十九: 十四世达赖到底在“担忧”什么?发布时间:2017-11-09 12:09:15

 

    近段时间来,一直吵嚷着要“退休”的十四世达赖,重弹“西藏环境破坏论”的陈词滥调。3月10日,他在精心炮制的“3·10讲话”中,蓄意攻击中央政府“毫无顾及地破坏西藏高原的生态环境”;4月2日他又在新德里的公开演说中故作悲天悯人状,“西藏高原的冰川以最快速度融化”……有外媒称,达赖“对西藏的生态环境表示担忧”。

    与达赖相呼应,达赖集团设在比利时的所谓“办事处”和一个名叫“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联合组织”的反华组织在欧洲议会大肆攻击西藏以农牧民安居工程为突破口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造谣说“由于中国政府的政策,在西藏高原上,约250万牧民的生存和持续9000年的其流动文明置于了危险境地”。

    说到环境,斯德哥尔摩《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宣言》申明的一项共同准则是:“人类有权在一种能够过尊严和福利的生活环境中,享有自由、平等和充足的生活条件的基本权利,并且负有保护和改善这一代和将来的世世代代的环境的庄严责任。”由此可见,环境权与生存权、自然资源权、生命健康权、发展权,同属基本人权体系的范畴。

    西藏自然环境和生态系统十分脆弱,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频繁的地区之一。资料记载,从19世纪初到20世纪中叶,西藏境内所遭受的严重水灾有60多起、雪灾50多起、严重雹灾约30余起,灾害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和平解放前的封建农奴制旧西藏,“三大领主”除了无止境地疯狂剥削人民的血汗外,对生态建设、环境保护以及人民的生存状态毫不关心。占西藏总人口95%的农奴和奴隶连生存的权都难以得到保障,更不要谈什么环境权、发展权了。当时的西藏,人均寿命只有35.5岁,人口增长长期处于停滞状态,在和平解放前的200多年间,西藏人口一直在100万人左右徘徊。

    作为当时西藏地方最高统治者的十四世达赖,仅其家族占有的27座庄园、30个牧场,每年从农奴和奴隶身上攫取的财富就包括藏银200多万两、青稞33000多克、酥油2500多克、牛羊300头、氆氇175卷。面对西藏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农奴的生存状况,达赖何曾想过拿出一毫一厘来改善?

    西藏和平解放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西藏的环境保护与生态建设。仅“十一五”的五年间,国家用于西藏环境保护与生态建设的投入就达到106亿元。目前,西藏已建成占全区国土面积34.47%的各类自然保护区47个,居全国首位,森林覆盖率从20世纪50年代的不足1%上升到11.91%,125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39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和重要生态系统得到了有效保护。投资155亿的西藏生态安全屏障保护建设规划,目前已到位资金25亿元,3大类10项工程全面实施。

    60年来,西藏经济社会全面发展,已经成为国家和社会主人的各族人民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不断提高。2010年,全区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4138.7元,比1959年的35元增长了118倍。正在全区范围内实施的农牧民安居工程已经使27.5万户、143万农牧民受惠。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表明,全区300余万常住人口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人口占91.83%,人口预期寿命达到67岁。

    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进一步明确,要加强西藏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把西藏建设成我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围绕建设“生态西藏”,自治区提出,以构建西藏高原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为核心,在未来20年内,着力打造生态安全保障体系、资源可持续利用体系、生态经济体系、环境质量保障体系、人居环境体系、生态文化体系、能力保障体系七大体系。

    西藏的环境有目共睹。无论是对和平解放前、抑或今天西藏的环境,都不乏外国人士的描述——

    “它周围的环境肮脏得令人作呕。事实上,它是一座蔓延疾病的贫民窟。大街上积满污水,堆满垃圾。房屋简陋、污秽,弥漫着恶臭……”这是英国作家彼得·弗莱明笔下20世纪初的拉萨。

    “我们经常结伴去各国旅游,跑遍了大半个地球,但西藏是给我们印象最深的地方。那里真是太美了,比我们在画册中看到的还要美!”这是2007年7月,泰国退休护士蓬诗丽和退休银行审计员陶荣侬在西藏旅游时的真切印象。

    十四世达赖闭口不提旧西藏环境的恶劣和广大人民难以为继的生存状况,却颠倒黑白,对中央为支持西藏发展制定的特殊优惠政策和西藏的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指手划脚,妄加指责,岂非用心险恶!他无视西藏和青海、四川、云南、甘肃4省藏区经济社会发展与人民生活巨大变化的事实,狂妄叫嚣要中央政府“停止对西藏三区的过度‘开发’”,其目的就是妄图阻挠破坏西藏的发展进步,进而破坏民族团结、分裂祖国;他罔顾中国政府在青藏高原地区生态恢复和环境保护方面做出的努力以及取得的非凡卓越的成就,危言耸听地造谣称西藏环境“将迅速地给中国和印度等周边诸多国家带来灾难”,挑拨印度“有义务和责任对西藏的生态环境尤其冰川急速消融问题表达严重关切”,其居心是想败坏祖国的形象,煽动他国借环境问题干涉中国内政。

   “为解决西藏问题,我们根据互利双赢的中间道路原则……”十四世达赖的所谓“3·10讲话”暴露了他的真实用意——他哪里是在“担忧”西藏的生态环境!他不停地炒作子虚乌有的“西藏环境受到污染”,无非是想要为已经没有多少市场的“西藏问题”增加些砝码罢了。他所“担忧”的,是他和他那个集团已经走到穷途末路的“藏独”事业。

版权所有:西藏自治区外事侨务办公室 藏ICP备11000077号
累计访问人数:26076